首页 > 走进肯尼亚

东非大裂谷

当乘飞机越过浩翰的印度洋,进入东非大陆的赤道上空时,从机窗向下俯视,地面上有一条硕大无比的“刀痕”呈现在眼前,顿时让人产生一种惊异而神奇的感觉,这就是著名的“东非大裂谷”,亦称“东非大峡谷”或“东非大地沟”。 这条长度相当于地球周长1/6的大裂谷,气势宏伟,景色壮观,是世界上最大的裂谷带,有人形象地将其称为“地球表皮上的一条大伤痕”,古往今来不知迷住了多少人。

在肯尼亚境内,裂谷的轮廊非常清晰,它纵贯南北,将这个国家劈为两半,恰好与横穿全国的赤道相交叉,因此,肯尼亚获得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称号:“东非十字架”。裂谷两侧,断壁悬崖,山峦起伏,犹如高耸的两垛墙,首都内罗毕就坐落在裂谷南端的东“墙”上方。登上悬崖,放眼望去,只见裂谷底部松柏叠翠、深不可测,那一座座死火山就像抛掷在沟壑中的弹丸,串串湖泊宛如闪闪发光的宝石。裂谷右侧的肯尼亚山,海拔5199米,是非洲第二高峰。

 

动物大迁徙

在东非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草原和相邻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,每年有超过一百万头黑尾牛羚 (角马)、十五万头斑马和三十五万头瞪羚,从原本散居的塞伦盖蒂草原南部,不约而同地辗转来到邻国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草原。但面积只有塞伦盖蒂约八分之一的马赛马拉草原,并不足以维持过百万头外来动物的生活,于是在马赛马拉生活一两个月后,于十一月短雨季来临前,动物又千里迢迢的折返,重回塞伦盖蒂草原,开始一个新的迁徙。如此循环往复,年复一年,周而复始。有人计算过,动物在一年中共会行进三千公里,途中危机四伏,历尽生老病死,有多达一半的牛羚会在途中被猎食或因体力不支而死。但同时间亦有约四十万头牛羚在长雨季来临前出生,为无休止的艰苦旅程增添生气。

这样的动物大迁徙每年都会发生,但每年迁徙的路线都会有所不同,甚至出现动物未走到马赛马拉便折返回头的情况。要事先准确预测动物群落出现的时间和地点是很困难的事情,毕竟背后推动这种大迁徙的动因是愈来愈变幻无常的天气(例如2001 年的大迁徙便完全不按章法:第一,动物以逆时针行进;第二,只有约 20% 的动物抵达马赛马拉;第三,动物九月才到达马赛马拉,但九月末已开始返回塞伦盖蒂)。
 
 

裂谷湖泊

肯尼亚东非大裂谷的湖泊系统(Kenya Lake System in the Great Rift Valley)是肯尼亚的一处世界遗产,由三个浅水湖泊组成,分别为博戈尼亚湖、纳库鲁湖、埃尔门泰塔湖。肯尼亚东非大裂谷的湖泊系统于2011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,总面积达32034公顷。该地区是世界上鸟类种类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,其中有13种鸟类是濒危物种。这里不仅是小火烈鸟最重要的觅食之所,也是白鹈鹕筑巢和繁殖基地。景区内还生活着大量的大型哺乳动物,如黑犀牛、罗斯柴尔德长颈鹿、扭角林羚、狮子、猎豹和野狗等,对研究重大生态过程具有重要价值。

埃尔门泰塔湖位于肯尼亚境内的东非大裂谷东部,虽然仅18平方公里大,但自然风光无限,是一个僻静的度假好去处。埃尔门泰塔湖是一个咸湖,湖边有火烈鸟、瞪羚、大羚羊、疣猪、斑马和其他多种沿湖动物。湖边的村庄曾是肯尼亚早期殖民地统治者的要塞。如今的埃尔门泰塔湖祥和而低调,安静地依偎在被当地人称为“沉睡中的马赛”的山下。
 
著名的纳库鲁湖是为保护禽鸟而建立的公园,占地面积188平方公里。这里有约200多万只火烈鸟,占世界火烈鸟总数的三分之一,被誉为“观鸟天堂”。纳库鲁湖处于火山带,湖水盐碱度较高,适宜作为火烈鸟主食的浮游生物生长。此外,园中有约450种禽鸟,还有多种大型动物,如疣猴、跳兔、无爪水獭、岩狸、黑犀牛等。
 
另一个被誉为火烈鸟世界的湖泊是博格利亚湖。博格利亚湖位于纳库鲁湖正北约130公里处。这个湖泊也是众多东非大峡谷咸水湖泊中的一个,因此也是常年吸引大量火烈鸟来此栖息。除了有成千上万只火烈鸟,还有不少羚羊、水牛、斑马、花豹等哺乳动物以及很多鸟类。
 
 
组委会联系方式:
QQ:2649262824
手机号:18816993727
电子邮件:
e-marketing@meorient.com
Copyright © 2013 www.egypthomelife.com.cn 肯尼亚homelife展会 版权所有